当前位置: 首页 >> 探索与实践 >> 正文

高校课程思政教学质量标准探析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20-10-05 [来源]: [浏览次数]:


课程思政作为思想政治教育改革的新方向,要求充分发挥各门课程的育人功能,守好一段渠,种好责任田,形成运行有序的大思政格局。目前,课程思政理念已深入人心,高校党委高度重视,广大教师及时修订教学大纲,调整教学方案,教学评价也在不断完善。同时,由于不同学科课程内容差异较大,需要教育者深入探讨影响课程思政教学质量的主要因素,提出科学合理的质量评价标准,为不同学科课程思政教学改革提供参考框架。

高校课程思政改革的主要方向

课程思政改革是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改革的热点和难点。高校课程思政改革举措需要落实到每一个教学单元,这就要求所有任课教师成为课程思政改革的承担者与实施者。只有教师对课程思政的取向、内容与方式有着清晰的领会与把握,才能在操作层面经过设计、探索与改进,不断提升教学质量。

在思想观念上,要加深对课程思政内涵的理解。目前,任课教师对课程思政的大方向认识较为清晰,但还需要进一步明确课程思政所包括的内容,区分出各专业课程思政的重心与内容。本文通过调研发现,教师对课程思政内涵的认知对课程思政的有效度发挥着显著影响,如果教师对课程思政的内涵理解较窄,就会对课程思政的教育重心把握不准,进而出现同质化思维倾向,不利于专业内容与思政元素的融合。

其次,在文本内容上,要使目标表述更加清晰。就学科差异而言,自然科学属于客观性知识,重在知识的客观性、精确性与实证性,这类学科的课程思政可以偏向于弘扬探索知识的求真精神,拓展人们挑战认识局限的智力高度;人文学科重在知识的主体性与体验性,这类学科的课程思政可以侧重于人对生存意义终极理解,激发人的生命自觉,提升人的知性能力;而社会科学介于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之间,知识的时代性、相对客观性与发展性较为突出,这类学科的课程思政可以侧重于人在社会场域的仁爱之心,维护社会秩序的共治能力,善待职业岗位的专业伦理。广大教师要对各个学科的人文意义理解透彻,清晰地表述各学科课程思政的目标,进而优化课程思政的实施过程。

在实施过程上,要与专业教育紧密结合。从学生对于专业课程的情感依赖来看,学生对某门课程的喜爱程度与课程的实用性及教师的学术功底与教学能力有关,可见,教师队伍的学术素养与教学经验成为影响课程思政效果的重要因素。因此,课程思政要与专业教育密切联系,促使专业教师发挥文化引领的作用,拓展专业知识的精神维度,实现专业课程的思想政治教育目标。

在效果评价上,要科学设置考核标准。课程思政的考核,要注重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将学生的思想政治表现提取出来,形成合理的成绩评定标准,并将评价结果作为课程总成绩的组成部分。要产生良好的教育效果,需要长期的浸润与引导,要将思想政治教育渗透在每一个教育教学环节,只有确立清晰和科学的评价标准,才能有效地推进课程思政教学改革。

影响高校课程思政教学质量的要素

评价课程思政成效需要深入到教师的课堂教学,观测课堂教学的整体情境,分析影响课程思政教学质量的主要因素,进而为形成较为合理的质量标准奠定基础。

一是教育教学理念。课程思政是一种教育理念,推进课程思政教学实施,观念是先导。高校教师的教育理念制约着教师课堂教学行为,左右着课程思政的方向与内容。目前,人们通常把学科类型理解为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三大类型,不同的课程性质所面对和解决的关键问题不同,如前文所述,自然科学实证性较浓,人文学科的反思性较重,社会科学则两者兼顾。这就意味着不同学科的课程思政要有不同的指导理念,只有课程所属的学科性质及其意义明了之后,课程思政的目标与任务才会愈加清晰。

二是专业教学内容。思政课程侧重于思想政治理论教育的课程体系,而课程思政则偏重于教学体系,课程思政把价值引领贯穿到专业课、实践课及其教育活动中,形成课程教学“大思政”新格局。就“思政”与“课程”结合的方式来看,应当是“如春在花、如盐化水”,要实现两者的有机融合、相互促进、协调发展。

三是专业伦理关怀。高校教师的使命不仅是创新、传播知识,其使命还在于传递探索求知的专业精神,以及借助专业技术创造美好生活,更在于传承和传播先进文化,对社会发展发挥价值引领作用。从专业所包含的道德与伦理来看,已呈现出从专业应然的道德义务向价值判断的伦理义务转变,以人为主体正成为专业前行的伦理追求。可以说,不同专业的每一门课程都承担着职业伦理教育职能,教师可以结合专业与职业关系,讲明专业给社会可能带来的贡献与存在的潜在危害,从辩证角度论证专业知识的伦理边界,引发学生对知识社会功用的关注与思考,增进学生对人类生存意义的理解与感悟。

四是教师行为示范。青年学生具有与教师进行交流的诉求,他们渴望接受教师的教育和进行自我教育,期待与追求真理、知识和智慧的人进行交流。因此,教师的教学示范至关重要,课堂上教师抑扬顿挫的讲解、声情并茂的讨论以及循循善诱的引导,既彰显了教师的教学功底,也体现了教师的职业伦理。特别是教师在教学过程透过典型案例所呈现出来的家国情怀等,会加速学生个体社会化进程。教师可能在学术水平及教学能力上存在高原期,但教师的人格高度永无顶峰,从内心深处喜爱学生,矢志不渝投入课堂的教学信念,终会悄无声息地沉淀为学生难忘的记忆,进而启迪学生的高贵品行,成为学生人生前行的航标。

高校课程思政教学的质量标准

从教学标准研究进展来看,教学标准日益从隐性走向显性,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可以量化评价的活动。结合上述影响高校课程思政教学质量的要素.立足于已有的相关研究,本文认为可以从教师主体、教学过程以及学习效果三个维度进行观测.探索课程思政教学的质量标准。

1.教师主体维度

一方面要形成正确的教育理念。一是明确知识的育人功能。尽管不同学科的客观性有所不同,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目的主要是获取关于对象的尽可能普遍的知识,其所要回答的是对象“是什么”“怎么样”以及“为什么”等问题,而人文学科的根本目的在于探寻人的生存及其意义、人的价值及其实现问题,其所要回答的主要是对象“应如何”的问题。但就特定时空而言,在接近人的意义上,所有科学都是在人的实践活动过程中产生的,各学科的知识都具有育人功能。二是明确高校的特殊价值。高校的高深知识特性决定了高校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功能,当高校与社会的联系更加密切的时候,社会就会对高校的发展方向乃至价值取向产生影响。美国教育学家费莱克斯纳认为高校不是风向标,高校应不断满足社会的需求,但不能流行什么就迎合什么。高校的要求是培养学生的智慧,要使学生富有个性与良知,从而把发展学术、涵养人格与价值引领作为高校的精神追求。三是担负教师的时代使命。基于育人的天职与时代理念,教师职业是神圣的,从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认为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到我们把教师比作春蚕、蜡烛、园丁等,无不表明教师承载着重要的历史使命。高校教育的学术特性把教师作为学者的身份凸显了出来,高校教师不仅要在观念上高度理解认同教师职业的社会价值,更要站在学者的角度传授高深学术知识,发挥高校教育对社会文明的引领作用。

另一方面要展现教师的师德风范。一是守教育承诺。教育承诺是教师对自身职业的认同与信守,是教师基于教育的理解与实践而形成的良好心理体验与持久的心理倾向。一个怀有持久从教的愿景和发自内心满足的教师,必将把这种内在冲动转化为持久从教以及团队协作的强大力量。对于高校教师而言,这一承诺包含着学术自由、学术诚信、学术承续以及学术人文的有机统一。二是对学生负责。教师对于教育的责任必然延伸到对于学生的责任,即从全面发展的视角看待学生,审视教学与教育的内在关联,努力改进教学方法,把过程监控与示范引领有机结合。通过自律主导的教学改进,激发学生一心向学的内在动力。三是担社会责任。教师职业的社会责任,决定了每一门任课教师都要承担起对于社会的道德义务,既要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又能够承担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核心的价值引领的使命,引导大学生社会生活的公共伦理,发挥专业独有的社会影响,养成从业的行业伦理。

2.教学过程维度

首先是学术深度。高深知识载体决定了高校组织的学术性,学术性成为师生的课业期盼与主体互认。教师要谙熟本门课程所依托的学科基础,充分了解该门课程所可能覆盖的学术领域,对学术问题进行详细梳理,查阅相关专业文献,做到心中有“术”。高校可以将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展示的本学科、交叉学科的学术积淀以及学术水平的提升情况作为判断高校教师学术深度的主要指标。

其次是知识广度。当前,知识分化越来越精细,但知识的内在统一性决定了高校专业课教师要具有跨学科视野,涉猎更为宽泛的知识领域,从而以本专业 知识为纬,以其他专业知识与通识知识为经,不断拓展知识范围,通过多学科知识交叉与相互佐证增强知识的可信度。高校可以将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呈现的交 叉学科知识、通识知识以及实践知识的丰富性作为判断高校教师知识广度的主要指标。

再次是知识转化。不同学科差异要求有不同的方式,同一大类学科内部不同具体学科之间也存在较大差异。就人文学科而言,尽管都是在揭示人的生存意义,但不同专业的思维方式也不尽相同,如文学和艺术是表达性或显性的,语言学和历史学是理解性的.哲学则是反思性的。因而,教师要发挥言语的多种功能以及教学设计的创造性,使学生在潜移默化中感受课程的知识与智慧。高校可以将教师在教学过程中所呈现的语言表达力、学科独特性展现力、教学情境营造力作为教师把专业知识转化为学生学习偏好的主要指标。

3.学习效果维度

从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来看,涉及理想信念、集体主义、伦理道德以及法律法规等方面,据此,课程思政在学习效果的公共性上表现为4个层面,12项指标。

在理想信念上体现为以下指标:学习该课程的动力足,主动完成学习任务,对教师的过程评价较高,持续关注并积极推荐学生后续学习;该门课程有效搭建了同其他课程与专业学习的桥梁,能够提振对后续学习的兴趣及未来职业发展信心;学生能够享受该课程所带来的惬意与幸福,增进对生存价值的理解与认识,对社会及人际评价更高。

在集体参与上体现为以下指标:小组学习与探讨是一种常用教学方法,学生能够积极参与小组课业活动,主动承担小组课业分工;对集体学习活动热情,为团队学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能够化解小组学习及集体活动的矛盾。

在学习纪律上体现为以下指标:遵守课堂纪律,不迟到不早退;遵守学习规范,按时完成学习任务,及时提交过程资料;遇到课业学习时间冲突,能够履行报备手续,通过自学完成延迟学习任务。

在公共服务上体现为以下指标:在课程学习过程中,关注班级公共卫生,弥补学校公共服务不足;为同学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学习资料共享,特别是个别学生因疾病、突发事件等影响课业学习时,乐意提供帮助;社会服务取向浓厚,在学校及社区需要服务时,能够主动利用专业资源提供相应帮助。

                                     ——本文章发表于《中国高等教育》2020年第17



上一条:提升地方高校会计学专业人才培养质量

下一条:本科教学“平时成绩”考评手段改进设想